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消息称药品集中采购方式欲“颠覆”传统
[来源:互联网 ] [ 浏览点击:87 ] [ 发布时间:2014-06-24 ] 字体:[ ]


进入6月末,卫计委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指导性文件的出台截止日逐渐逼近。大智慧通讯社获悉,本次药品集中采购方式将发生颠覆式变革,从公立医院招标目录的限制到建立价格谈判机制、从引入价格杠杆改变药品价格管理到探索医保基准价定额支付方式,征求意见稿超越传统的变化逐渐彰显。

上月底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改2014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,其中规定,在6月底前,卫计委等部门要完成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指导性文件。近两周,卫计委对此征求意见稿展开密集讨论,一消息人士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,本周一已经在青岛召开内部座谈会,本周末还会再开会继续讨论

一行业资深人士表示,虽然表面上看,采购方式变得越来越倾斜医院的主体地位、招标目录合二为一成为大趋势,但是集中招标的本质仍未发生变化,还是在加速进口替代、保护国内大型药企

颠覆传统:安徽身影再现

各省制定《公立医院药品采购目录》,具体到品种、剂型、规格,这成为该征求意见稿中最夺人眼球的字眼。消息一出,业界一片哗然,他们认为,限制招标目录这一颠覆传统的规定其实是加大了寻租空间。而药企一线人士也在一夜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担忧自家品种被排挤在目录外,销售无法上量。

其实,限制招标目录在安徽省药品招标中就已初现苗头。该省新一轮的药品招标的范围颠覆了传统目录,仅限于该省遴选出的1118种公立医院基本药物,此前,该省卫生厅内部人士曾透露,限制招标目录的主要目的还是在于医疗费用的控制。

如今,安徽身影再度体现,卫计委似乎欲将其推广到全国,各省将严格把控招标目录,这也意味着,不是所有的非基药品种都会纳入到招标范围中,一些非常用品规或面临被踢出的危险。

一华北药企内部人士分析,两标合一是一种趋势,限制招标目录其实限制一些异型规格进入招标,因为一些企业通过申报异型规格、新剂型等方式去变相绕开招标限价。他认为,招标目录的限制重点是要突出基药与医保产品的核心地位。

前述华北药企人士进一步称,限制招标目录是一定的,目录外的品种因为无法招标,所以无法进入医院,即使有备案采购,也是极少量的,因此,跨入这一门槛才是关键。一位华南药企人士则坦言,很多公司的重头戏都在非基药上,所以目录的限制增设了一道药企的准入门槛。不过,对目录外品种限制使用比例也是我们比较关心的,这要看各省的态度

万变不离其宗:加速进口替代

其实,保护国内的大型企业这一集中招标的本质是没有发生改变的,前述华北地区药企人士指出,招标目录的限制一方面提高了一些非医保产品的门槛,这些非医保产品大多为价格高、回扣高的外资产品;另一方面一些小企业生产的小品种获得批文也很难进入。

同时,该征求意见稿提及的价格谈判机制,也将矛头指向了单独定价、原研等品种。意见稿明确规定,对专利药品、独家品种、单独定价、进口合资药、抗肿瘤辅助药、抗生素、心脑血管病用药等价格偏高、难以竞价、销售额大的药品,由地方医保经办机构与药品供应商进行谈判,降低药品价格。也允许个别品种试行在国家层面进行谈判。

其实,卫计委在去年年底就着手建立价格谈判机制,计划选取17个国家医改试点地区进行谈判,然后再从全国范围内降低这些药品的虚高价格。浙江、江苏等省份已经将高价的抗肿瘤药物纳入谈判机制。

该征求意见稿还要求各省探索其他采购方式,如由医院制定药品采购清单、合理确定交易总额,直接委托或组成联合提委托药品供应商,按药品清单打包采购,或探索医保基准价定额支付等方式。

不管采购方式怎么改变,双信封的评标模式未变,卫计委招标降价的目的还是不会改变,一华东药企多年从业人员表示,扶植大型企业、加速进口替代是未来的趋势。同样,前述华南药企人士也表达了同样观点,逐渐取消外资的超国民待遇也是该征求意见稿透露出来的。

再患拖延症:非基药招标进程停滞

这一采购文件的横空出世或将再度打乱药品招标的节奏。

前述华南药企人士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,该文件仅停留在征求意见稿上,但招标目录的制定部门、目录外品种进入医院有无途径等细则却并无规定,接下来,非基药的招标要处于观望阶段,一些招标文件筹备好的省份恐怕也要一切推倒重来

另一华北药企人士则表示,不仅仅是这个文件的推出,目前各省均在紧锣密鼓的忙碌着自己的低价药目录,因此,整体的非基药招标进程会拖延。截至今日,除吉林已完成基药与非基药招标的全部工作、湖南也完成资质审核工作外,安徽、江西等多省均处于暂停状态。